酒九予久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扇门.门里门外两个人

大概就是。不正经的点文。

长弧之前丢个点文。

圈子Cp见tag,点文自带梗,

圈子里的人物都可以,大概走友情?文风更偏向于平淡的日常。

可以只是写一些人的故事。

他们是那些年我们的信仰。

以上,能不能写看缘分,安详

高王 却 [R]


[英杰。]
额前碎发隐晦了目光却遮不住那人眸中一贯清冷.高英杰回头.走廊暗下的光线让他看不太清来人的面貌.尾音上扬便是掩不住的激动.却又夹杂着些许疑惑——那声音实在太过熟悉.使他开口便撞破了来人的身份——可那人却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队...队长...?!]
[嗯。]
王杰希应了声.鞋底于地板踏过发出[哒哒]声响.那声音不大.却联合着之前的应声足够扰乱高英杰的心神.他愣愣的看向来人——手机还散发着余热.正尽职的.反复的.不知疲倦的播放着有着与眼前人一样的身姿的画面.
高英杰才来得及慌忙把手机掩至身后.他低着头.刘海顺服的垂下贴至额前.指尖紧攥着手机发白.屏幕闪烁着的是他从各路同人圈里搜集来的同·人·图.数量不少却无一例外都是关于王杰希的——他忘了先要将手机锁屏.联盟名声愈发大了.捎带各路大神将他们送至同·人·圈的顶峰.这年头谁被自家跟打了兴奋剂似的粉丝胡吃海喝一通都不稀奇——若是哪位大大在圈子里闲云野鹤似的踱着步子.那才是稀奇了呢.
呐.你瞧.那边的叶修就是个例子.
高英杰无措的站着.他的手机在不久前的几十秒一直都在滚动着魔术师战场上的英姿.再前面便一直是一张王杰希的睡颜——他闭着眼.阳光微微倾泄在肩上.嘴唇.脖颈...视线顺着向下.却堪堪被雪白衬衫紧扣着的扣子止了视线.发丝因光点渲染通透成金黄.透着一股子暖意...
——无论是上述的哪个.无论前者或是后者.高英杰相信两种场面都会比现在好上一千.或许一万倍?
他开始反思.脑内的东西几乎乱成一团麻.却又在短暂的一瞬慌乱地预测着王杰希开口之后的话语会是怎样的.他作了最坏的打算来等待王杰希的处罚.
高英杰默着动作没了声响.指尖用力攥着手机几乎要溢出血来.他正如是悲哀.另一双白净纤长的手却于他肩头披上深绿风衣.他愣了愣.感到手中还尚有余温的机子被抽走.继而是另一个滚烫事物落入怀中.待他拿得稳了.手机方重新递到他手里.
[队...队长...]
[天气冷.你穿这么少跑出来会着凉。]
王杰希的声线清冷.却又夹杂着些许温暖.相比之下他自己的声音几乎小的可怜.
两人嘴唇微张几近同时发出言语.高英杰微微睁大双眼.带着些许惊讶的目光对上王杰希的视线.
[现在很晚了.你回宿舍的话可能会打扰其他队员们休息.嗯..你先到我的宿舍....唔!]
话语堪堪以慌乱的气音止了尾.他去牵高英杰的手忽然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霸道地向后扯去.他没有丝毫防备.一瞬间中心失衡在高英杰的怀里栽的彻底.
毫无章法的吻不带有任何技巧.攻城略地般的扫荡着王杰希的口腔——他能感受到这个吻最初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柔.却又在他做出挣扎的刹那改变了风格.
如暴风雨般的吻造成的缺氧让王杰希不适的皱起眉头.他放弃挣扎——或许是强制抵抗了身体本能的反搏.安静的.任由高英杰在他的口腔蛮不讲理地来回搅缠.
涎水交错于他薄唇溢出.下滑.双手再遵从不了主人意愿脱力般推着高英杰的胸口.王杰希终于受不住了.他险些被这生涩的一吻吻的背过气去.
[...闹...够了么]
王杰希试图从他用尽心血培养的继承人、微草的下一任队长的怀抱中逃出.可对方将他紧紧掴住断绝了退路.王杰希抬头.他眼角还泛着红.甚至带着微薄的水汽————没人否认他其实生得很好看——所以他在这种时刻稍经撩拨又显得色情无比.
[高...英杰..]
王杰希喘着气.胸膛剧烈的起伏.他不知道这句平日里且威严的话此刻有多么色气撩人——白皙的皮肤染了粉.尾音带着软糯的鼻息略微起伏.衬衫顶头的扣子崩开.露出小半精致的锁骨.将所谓的“禁欲”撕扯的半点不剩.高英杰从未觉得衬衫有这么麻烦.他急切地想把眼前人的外表悉数撕尽.却又顾及身下人的感受没了动作.
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指尖停留在领口一昧的颤抖着.高英杰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和王杰希.他职业生涯中最敬爱的前辈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高英杰胡乱亲吻着.交织延错的情欲在空气中炸裂开

【百日清欢/方王/短打】都是你

这个主页和时尽儿都超级萌!quqqqqq比心比心
以及拖文我的锅/捂脸

方王的一百天恋爱:

方王的一百天恋爱——Day7
文手 @酒九予久
关注时请关注文手,谢谢配合♡
【主页:(傲娇脸)看,看在文这么甜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把迟到这个锅背了吧。哼,才不是喜欢你呢。】
——————————————————


山楂.其味酸涩.


方士谦望了望手边星星点点的红果子.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他想.他有时候真是讨厌王杰希到了极点.方士谦叹口气.可那人偏偏难受的厉害.平日里被小姑娘们所称赞的含着星辰的眼敛了神彩.碎发沾着汗水黏在额头.身体早已被毛巾擦拭过.却还是一股一股地冒着热汗.大抵是病的厉害.指尖紧抓着被角翻起了白.嘴角时不时溢出几声模糊的气音.
他的病情是在训练时被发现的.电脑前的人面色苍白.指尖还发着颤.从椅子上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险些没站稳.微草的孩子们吓的不轻.一个个慌乱却又手足无措.无奈只好打电话把方老前辈召唤过来.
王杰希就是微草的靠山.
如果他们把你当榜样.而不是靠山的话.
果然么.
王杰希闭了眼.病痛带给大脑的昏沉使他力不从心.他得的并非太大的病.只是连续的高烧碰上感冒.还一直留在俱乐部训练的状况实在鲜少有人能禁受的起.这边心急火燎的赶回来.方士谦听到的就是这样.
方士谦有些愤愤的想.却又担心人的病情不敢多离半步.他记得以前他曾看过一个帖子.山楂可以下火...顺便缓解王杰希这样的状况.
所谓病急乱投医也不过如此.好几年前的这等子事都被方士谦抖落出来.除了必须的药物之外.山楂制的果脯.果饮.甚至本色山楂他都买了不少.可苦涩的药物王杰希都照数吃进去了.酸甜的果糕却是怎么也喂不进去.方士谦试过拿勺子一口口把调制好的山楂水喂进那人嘴里.却尽数被吐了出来.
王杰希从他来时就躺在床上任人摆布.不闹也不扰.从前也没听说他对山楂有抗体本该.没道理才是.方士谦挑挑眉.继而锲而不舍的放下勺子实现山楂大业.
这次他没用勺子.王杰希也没有再吐出.整个画面安静和谐的有些过分.
一瞬再没人去理会那成堆的药物.山楂.杯子里的液体随碎裂之声泼洒而出.
唇齿交接.
方士谦笃定.王杰希的病.很快就会好了呢.
.
——————————————————


霜雪千年


建议BGM[霜雪千年]


一盏茶.数盅酒.一个人.
彼时天气晴暖.鸟鸣清脆透过不大的院子搅碎了昏沉静默.
窗外花开鲜艳.本当是春意正浓.岁月静好的悠然光景.你却笑了.这日子还真是闲情雅致的有些过分.
.
阳光驱逐了残存于青石板街的最后一丝潮气.
那场雨来的有些急.甚至捎带着少许白雾乱了视线.那时你正把玩着花草上的雨露.却无暇在意有人端坐在你那把庭院中使惯了的.用来小憩的椅子上.你猛地抬首.透过迷雾虽看不真切.却依稀可辨那人面目不甚和暖.棱角分明却又透着骨子里的淡漠.
你站起身.淡色唇瓣张了又张.却并无言语脱口.庭院中的人无甚动静.你便跟着呆呆地立在那雨中许久.未曾在意雨滴于鬓角滑落滴湿了衣襟.


半晌.你嘴角扯出丝末笑意声音却并无问的:
来了么.
嗯.
来人低低的应声.声线清冷早已失了痛痒.
.
轻轻的叩门声惊扰了你思绪.你望着来人与他相似的眉眼.淡漠清冷却又含着熟悉的星辰霜雪.
陌上流年经霜雪.暮雨乱.星辰终散谁眉眼.


——————————————————


题目是主页自己加的,主要是想表达——


无论千年前,还是千年后,我所喜欢的少年都是你。


忘不介意♡

时差恋人.3 (叶王 长篇联文)

时差恋人
.
落日余晖未尽,沾染暮色于天边渲染些许彩霞绚烂。如火般的颜色摄魂夺魄。
党的光芒普照大地,照耀着前进路上的三根正红苗——王杰希觉得,有那么一瞬,他清楚的看见那可敬的.充满母爱的党在向他挥手——来呀,快活呀。
暑气盘旋上空已久却迟迟未散。黄少天左手不羞右手绿,左拥右抱可惬意。王杰希垂眸,安静地听着身旁人如野马脱缰般奔腾的话语。睫毛轻颤于他眼睑上投出一圈淡色暗影,柔和了眼中一贯清冷。栗色短发沾染汗水拢于耳后。他天性严肃带着几分安静,在两人之中插不上什么话,也就乐得片刻唇齿清闲——
“诶诶大眼大眼儿可爱的大眼儿你是被嘲讽了么你说话啊再不说话我就默认你跟隔壁老周一样得了失语症了啊我跟你说叶修我家大眼千好万好毛病少就是跟那谁一样天天板着个脸诶诶大眼儿你别打我呀叶修pkpkpk————!”
思绪堪堪到这儿打了止,这边黄少天犹自喋喋不休唠叨没完。王杰希有些好气的拍向那人决堤嘴角。黄少天脖子一昂就是一阵反弹,叉腰牛逼哄哄的。
“行了。”叶修挥手,复而神色悲戚的指向自己那颇有些分量的肚子,“我说你俩不厚道啊,哥这还饿着呢,照你们这么折腾还怎么填饱哥这且幼小且纯洁的肚子啊。”
黄少天撇撇嘴,双手不安分的攀上两人手感极佳的毛发,心情甚好的揉搓了几把。正所谓友谊的小船坚不可摧————黄大船长一声令下.白帆于桅杆高高悬起,一齐朝着那美好的未来愈行愈远。
.
“唔。”
落地窗外暮色如墨染般深沉,灯火璀璨斑斓夜色几许。不大的餐厅位于二层,垂眸便是街道繁华。室内光线已是极亮,可黄少天偏偏拿手机来晃他。叶修不适的眯眯眼,再睁开眼时他眼角余光瞥见王杰希腰板挺得笔直,正襟危坐,规矩的跟个什么似的。他有些好笑,屈起臂弯向那人端正肩膀戳去.一派语重心长:
“大眼啊,老夫知道你受哥的伟大人格及魅力影响深深仰慕着哥,因此变得这般不食人间烟火。可是依老朽多年经验,少年你印堂发黑三天之内恐有大凶之兆,你还是回到人间红尘为好...”
王杰希没好气的翻他一个白眼,一旁黄少天难得做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文艺范儿十足的翻开菜单。此时终于在和菜谱姑娘的款款对视中抬头,眨巴眨巴有些干涩的眼睛,顺带嘲讽嘲讽叶有道高僧的不羞本性。
.
“卧槽这个清炒虾仁放秋葵!!quq!!我——!”
黄少天头上袅袅冒出泛滥的文字泡,却堪堪以尾音不稳止了尾.叶修挑眉.夹杂着几分疑惑的看向前者。黄少天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继而大口呼气没了作答。
世界安静了。
世界沉寂了。
夜雨神烦不说话了。
“咳...抱歉.. 我有点...缺氧...”
王杰希伸手拍上人的背一下一下捋着顺气儿,黄少天面色潮红,回他一个感激的目光,小眼神忽闪忽闪的,让人可劲儿心疼。
.
三秒钟后世界恢复喧闹,可谓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叶修白皙手臂拍上光洁的桌子,嘴唇大咧发出无尽的.无情的.惨无人性的.嘲笑。
“能把自己给说缺氧,黄少天,你赢了。”
对于眼前人悲愤欲绝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的眼刀,叶修一派淡定,双手相扣随意撑住下巴:“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
黄少天想笑,可偏偏笑不出声,浑身筛糠似的抖着。他抽搐着嘴角,尽全力扯出一个尴尬的表情:
“那什么...咳..我出去放风冷静一下...咳咳...你们先吃...”
继而转身飞奔下了楼层没了踪影,独留叶王二人在风中凌乱。
.
空气一时有些沉闷。两人低着头不说话,只有碗筷碰撞的叮叮之声回荡于不大的空间。
“聊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叶修咽咽口水,率先撞破了这尴尬局面,尾音微微上扬显是带着询问意思。结果并不意外的是肯定的回答。
“嗯。”

——tbc——
Hey大家好.这儿伪萌新酒九/小九.请多关照
最后抱住联文两位就是一个百米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