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九予久

雪落长白十三载。
年更lof主,做个快乐的废人orz
主盗墓全职宝石魔卡少女樱

时差恋人.3 (叶王 长篇联文)

时差恋人
.
落日余晖未尽,沾染暮色于天边渲染些许彩霞绚烂。如火般的颜色摄魂夺魄。
党的光芒普照大地,照耀着前进路上的三根正红苗——王杰希觉得,有那么一瞬,他清楚的看见那可敬的.充满母爱的党在向他挥手——来呀,快活呀。
暑气盘旋上空已久却迟迟未散。黄少天左手不羞右手绿,左拥右抱可惬意。王杰希垂眸,安静地听着身旁人如野马脱缰般奔腾的话语。睫毛轻颤于他眼睑上投出一圈淡色暗影,柔和了眼中一贯清冷。栗色短发沾染汗水拢于耳后。他天性严肃带着几分安静,在两人之中插不上什么话,也就乐得片刻唇齿清闲——
“诶诶大眼大眼儿可爱的大眼儿你是被嘲讽了么你说话啊再不说话我就默认你跟隔壁老周一样得了失语症了啊我跟你说叶修我家大眼千好万好毛病少就是跟那谁一样天天板着个脸诶诶大眼儿你别打我呀叶修pkpkpk————!”
思绪堪堪到这儿打了止,这边黄少天犹自喋喋不休唠叨没完。王杰希有些好气的拍向那人决堤嘴角。黄少天脖子一昂就是一阵反弹,叉腰牛逼哄哄的。
“行了。”叶修挥手,复而神色悲戚的指向自己那颇有些分量的肚子,“我说你俩不厚道啊,哥这还饿着呢,照你们这么折腾还怎么填饱哥这且幼小且纯洁的肚子啊。”
黄少天撇撇嘴,双手不安分的攀上两人手感极佳的毛发,心情甚好的揉搓了几把。正所谓友谊的小船坚不可摧————黄大船长一声令下.白帆于桅杆高高悬起,一齐朝着那美好的未来愈行愈远。
.
“唔。”
落地窗外暮色如墨染般深沉,灯火璀璨斑斓夜色几许。不大的餐厅位于二层,垂眸便是街道繁华。室内光线已是极亮,可黄少天偏偏拿手机来晃他。叶修不适的眯眯眼,再睁开眼时他眼角余光瞥见王杰希腰板挺得笔直,正襟危坐,规矩的跟个什么似的。他有些好笑,屈起臂弯向那人端正肩膀戳去.一派语重心长:
“大眼啊,老夫知道你受哥的伟大人格及魅力影响深深仰慕着哥,因此变得这般不食人间烟火。可是依老朽多年经验,少年你印堂发黑三天之内恐有大凶之兆,你还是回到人间红尘为好...”
王杰希没好气的翻他一个白眼,一旁黄少天难得做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文艺范儿十足的翻开菜单。此时终于在和菜谱姑娘的款款对视中抬头,眨巴眨巴有些干涩的眼睛,顺带嘲讽嘲讽叶有道高僧的不羞本性。
.
“卧槽这个清炒虾仁放秋葵!!quq!!我——!”
黄少天头上袅袅冒出泛滥的文字泡,却堪堪以尾音不稳止了尾.叶修挑眉.夹杂着几分疑惑的看向前者。黄少天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继而大口呼气没了作答。
世界安静了。
世界沉寂了。
夜雨神烦不说话了。
“咳...抱歉.. 我有点...缺氧...”
王杰希伸手拍上人的背一下一下捋着顺气儿,黄少天面色潮红,回他一个感激的目光,小眼神忽闪忽闪的,让人可劲儿心疼。
.
三秒钟后世界恢复喧闹,可谓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叶修白皙手臂拍上光洁的桌子,嘴唇大咧发出无尽的.无情的.惨无人性的.嘲笑。
“能把自己给说缺氧,黄少天,你赢了。”
对于眼前人悲愤欲绝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的眼刀,叶修一派淡定,双手相扣随意撑住下巴:“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
黄少天想笑,可偏偏笑不出声,浑身筛糠似的抖着。他抽搐着嘴角,尽全力扯出一个尴尬的表情:
“那什么...咳..我出去放风冷静一下...咳咳...你们先吃...”
继而转身飞奔下了楼层没了踪影,独留叶王二人在风中凌乱。
.
空气一时有些沉闷。两人低着头不说话,只有碗筷碰撞的叮叮之声回荡于不大的空间。
“聊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叶修咽咽口水,率先撞破了这尴尬局面,尾音微微上扬显是带着询问意思。结果并不意外的是肯定的回答。
“嗯。”

——tbc——
Hey大家好.这儿伪萌新酒九/小九.请多关照
最后抱住联文两位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