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九予久

雪落长白十三载。
年更lof主,做个快乐的废人orz
主盗墓全职宝石魔卡少女樱

【拾秋记·原创原著向

西湖边上的天气有些冷。
我搓着手,用余光撇了撇身边的闷油瓶。他依旧是没什么表情,一身连帽衫搭着牛仔裤的行头在八月的落雨中显得有些单薄。
十几年前我一直觉得他是神,十几年后我依旧认为他的存在有违人类定律。
我不太相信有人能真正读懂他。他没有表情,没有欲望,有时甚至没了欲望。我不知道是怎样的环境造就了闷油瓶这样三棍子打不出来个屁的性格,也无法想象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可以在斗内竭尽全力救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亦可于无形中拒你于无形之外。至少值得我庆幸的是,他说我是他在世上唯一的牵挂。
他的话语数量依旧不多,三年的共处也没有让他沾上星点的人情味,只是那种场景如果有我也想象不出就是了。
假设真的出现,也许我应该让胖子先拍我一砖清醒清醒。
想的有些远了。我拢了拢飘散的思绪,两个人就那么坐在西泠印社前的椅子上。
“小哥。”我起身,活动活动手脚。
“外边冷,进屋去。”
他跟着起身,没什么言语。
愈发腾升的温度还要归功于屋子里的那两位主儿————胖子依旧是满嘴的跑火车,只是眉眼间染上无法抹去的沧桑意味。胖子并不是会长时间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的人,我知道云彩的死带给他的痛非比寻常,可他脸上却未有半分阴霾的影子。只是偶尔,他会在晴朗午后的窗边下坐着,很久的坐着。
他会看着天外来去的白云,只是沉默。
我们和阿贵的联系也越发减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寨子改建的原因,那边的座机好几次打过去都没人接听。
小花不说话,只是笑着听胖子打诨,不时也应和几声。
——TBC——

评论(3)

热度(6)